“設計之都”與深圳創意城市發展
2014年12月26日

楊立青
 
 
 
  摘  要:深圳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設計之都”,為深圳設計業的發展提供了新的契機。而“深圳設計”得以誕生,源于改革開放后深圳在全國率先開啟的工業化、市場化、城市化進程,其取得的成就是多方面的。時至今日,深圳設計業既面臨新機遇,也遭遇新挑戰。在未來,如何借鑒設計產業發達國家和城市的有益經驗,著眼于“設計之都”和創意城市建設,確立設計戰略意識,發揮既有優勢,彌補固有缺陷,加大扶持力度,整合政府、市場和社會力量,關乎深圳產業升級和城市轉型的得失成敗。

  關鍵詞:深圳  設計之都  創意城市
 
 
 
  2008年12月7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深圳“設計之都”。這是中國城市首次獲得這一稱號。憑借“設計之都”這一名片,深圳獲得了躋身全球“創意城市網絡”的機會[①],為城市未來的轉型發展提供了新的機遇。如何把“設計之都”這張牌打好,借此規劃好深圳未來的創意城市發展道路,是一個足以上升到城市戰略的重要課題。
 
  一、“深圳設計”誕生的背景、歷史與成就

  (一)“深圳設計”誕生的背景

  從起源看,世界現代設計奠定于現代工業生產基礎之上。自1750年英國工業革命以來,西方出現了建筑、工業、環境、服飾與平面等設計門類,設計內涵不斷擴展,由最初的“工具”演變為一種有計劃、有創意、有制作并滿足目的性、機能性和審美性的造型行為。[②]換言之,現代設計從一開始就依托于現代工業、市場經濟與現實需求,實現了與藝術、工業、商業的緊密結合,體現了為市場、社會服務的實踐性格。
深圳及其設計業的發展也是如此。作為經濟特區和新興城市,深圳既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產物,在某種程度上也是這一國家戰略所設計出來的“作品”。成立特區以來,深圳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煥發出前所未有的蓬勃生機和持久活力。如今,深圳已由一個邊陲小鎮迅速崛起為擁有1400萬人口的特大型現代都市,2012年GDP總量突破2000億美元,各項經濟指標都處于國內領先位置。

  在對深圳特區的創造性戰略設計中,其中就包含了對市場經濟和外向型經濟的大膽設想與探索,而這又構成了深圳設計業得以蓬勃發展的根本動因。事實上,1980年以來,深圳利用瀕臨港澳的區位優勢,通過大力發展外向型經濟,很快就成為世界重要的制造業和出口加工基地,并形成了濃郁的商業城市色彩。隨著深圳制造業、廣告業、傳媒業、印刷業的發達,深圳設計業在國內率先起步,成為全國設計業的領軍者。
由此可見,深圳設計業的發展,既與深圳作為生產型城市的特點直接相關(設計業與相關行業的高關聯度為其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更重要的是深圳的市場經濟和外向型經濟環境所催生的商業制度和氛圍,并由此形成了對設計的巨大市場需求空間與對國內設計人才的強大吸引力。這構成了深圳設計業得以迅速崛起的歷史背景和發展條件。

  (二)“深圳設計”的發展歷史

  “深圳設計”的歷史是與深圳的產業發展有著內在關聯的。

  在20世紀80年代,大量的“三來一補”和“三資”企業、內聯企業在深圳涌現,驅動了深圳的工業化進程。然而,由于這些企業的90%是勞動密集型的,工業技術含量低,迫使深圳啟動“棄低從高”的產業升級戰略,在1992年因房地產、股市和貿易滑坡的經濟低迷后,深圳做出了城市產業轉型的果斷抉擇,將目光投向了日新月異的高新技術產業。如今,高新技術產業已成為深圳第一大支柱產業,2012年深圳高新技術產品產值達1.29萬億元,穩固確立其作為全國高新技術產業重鎮的地位。

  對深圳設計業而言,它同樣見證了深圳產業由低端到高端演進的歷史軌跡。基于工業生產和產業升級的強烈需求,特別是外向型經濟有利于深圳市場與境外市場的直接對接,深圳企業更加重視產品質量和設計工藝,發達國家和地區(尤其是香港)的現代設計理念逐漸滲透到深圳。在這一背景下,深圳工業設計開始嶄露頭角,一批制造企業嘗試用設計來打造自有品牌,期待由來料加工或貼牌制造向自主生產轉型,并開始建立設計研發部,招聘駐廠設計師,以此擺脫來料來樣加工的束縛。[③]企業也冠名出資舉辦各種設計大賽,深圳設計業由此進入了新的成長時期,包括通訊、家電、服裝、家具、鐘表、玩具、珠寶等工業設計蓬勃發展,涌現了飛亞達等一大批知名工業品牌。而隨著城市基礎設施建設規模的擴大(深圳是中國最早形成房地產市場的城市)和包裝印刷、廣告業的擴展,深圳的建筑設計、平面設計也開始興起,它們既見證了深圳設計的嶄新面貌,也伴隨深圳產業升級而不斷發展壯大。

  以平面設計為例,作為中國大陸當代平面設計的發源地,深圳的平面設計水平一直引領全國。從20世紀80年代后期開始,隨著以香港為主的外資產業向珠三角轉移,深圳的制造業、印刷業、廣告業造就了國內首屈一指的平面設計師群體。當傳統工藝美術仍然影響著中國大陸大多數設計行業之時,一種嶄新的現代平面設計理念就已在深圳萌生,并很快擴散到全國。一批主要出身工藝美術專業的美術師(如陳紹華)來到深圳投身于設計業,他們在接納了現代“平面設計”概念后,于1992年推出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平面設計在中國”展覽。至今已走過20個年頭、兩年一屆的“平面設計在中國”已成為國內平面設計界最具專業性、權威性、公正性和影響力的設計盛典之一,也贏得了廣泛的國際關注,是眾多中國杰出設計師起飛的平臺和催生設計新秀的搖籃。[④]

  (三)“深圳設計”的主要成就

  時至今日,深圳設計業所取得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主要體現在:第一,深圳設計從無到有,形成了一個完整的設計體系。作為中國大陸當代設計理念的集散地,深圳設計自出現以來,建立起一個涵蓋平面、工業、服裝、家具、玩具、禮品、鐘表、珠寶、包裝、建筑、室內、動畫、游戲、通訊、軟件等在內的設計體系。這一體系由企業內部設計部門、專業設計公司(院)、研究機構或院校的設計中心以及設計師工作室等交織而成。它的形成既是相關產業發展的內在需要,也極大地推動了這些產業的崛起。深圳目前已成為世界級的制造業基地,“深圳制造”享譽海內外,華為、中興、平安、招商銀行、騰訊、創維、比亞迪等國際知名企業均誕生在深圳。

  第二,匯聚了大批設計人才。在鼎盛時期,深圳匯聚了全國平面設計80%左右的力量,在全國設計界具有廣泛影響的精英人才,很多都出自深圳。如今,深圳擁有一批中國設計業的領軍人物,如1951年成立的世界平面設計師協會有6位成員來自中國,其中4位是深圳設計師,分別是陳紹華、王粵飛、韓家英和畢學鋒。目前,深圳聚集了6多萬名設計師和6000多家設計企業。

  第三,涌現了一大批優秀設計成果。其中包括陳紹華1995年為世界婦女大會設計的郵票、龍兆曙設計的“世界建筑師大會”申辦標志、陳紹華設計的“2008北京申奧”標志等。此外,深圳設計師幾乎獲過世界上所有頂級設計賽事和國際展覽的大獎,如深圳包裝設計作品共30多次獲得世界包裝設計最高獎——“世界之星”獎,中興通訊D90和S900兩款手機分別獲得了2006年和2007年的德國紅點獎。

  第四,初步建立了藝術設計的教育、培訓體系。深圳的設計教育門類十分廣泛,從高等院校到培訓機構均有相關課程。如深圳大學成立了藝術與設計學院、傳播學院、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軟件學院,開設了藝術設計、工業設計、動畫、藝術設計學等專業。深圳職業技術學院的藝術設計學院設有服裝設計、工業設計、環境設計等設計類課程,媒體與傳播學院、動畫學院、建筑與環境工程學院等也開設了傳播設計和互動設計課程。深圳信息職業技術學院則開設了軟件工程專業,深圳技師學院設有應用設計、鐘表珠寶設計及印刷技術等專業。此外,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成立了藝術與設計中心,開設碩士、博士學位的研究生課程;中央美術學院在深圳關山月美術館設立了旨在培養美術研究生的教學基地。

  第五,組建了相關設計協會。1987年4月,深圳市工業設計協會(深圳市設計聯合會)成立,這是全國首個設計行業協會。協會下設產品設計分會、包裝設計分會、平面設計分會、展示設計分會、形象設計分會、標徽設計分會等。1995年,中國內地首個平面設計的專業組織——深圳平面設計協會成立。此外,深圳建筑師協會有一級注冊建筑師624人,占廣東省的47%。而深圳市服裝設計協會與深圳市室內設計師協會,無論是設計水平,還是從業人數、產值規模均穩居全國前列,服裝設計和室內設計是深圳最具全國輻射力和影響力的行業之一。[⑤]如今,“全國工業設計產業聯盟”已落戶深圳,“深圳市設計總會”也在籌劃中。

  第六,對外交流活躍,各種設計活動頻繁。深圳與國內外設計師和設計機構建立了廣泛的聯系,深圳設計師不僅主動走出國門,積極參與國外的展覽和交流活動,而且大批國外藝術家和設計師也來到深圳,參加競賽和研討活動(如平面設計在中國展、深圳城市/建筑雙年展、飛亞達杯手表設計大賽、三諾杯中國工業設計精英賽)。國際平面設計協會聯合會于2009年在北京舉行大會,深圳平面設計協會獲準與北京平面設計協會共同承辦此次會議。特別值得提及的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2010年深圳國際大會”于2010年12月在深圳召開,它既是深圳設計業對外交流的里程碑,也是國際設計界對深圳設計發展成就的歷史性肯定。
 
  二、“深圳設計”未來發展的機遇與挑戰
 
  “設計之都”稱號的獲得,是對深圳設計業發展成就的認可。然而,著眼未來,深圳設計業也面臨著新的機遇和挑戰。

  (一)“深圳設計”發展的機遇

  1、深圳制造業發達,為深圳設計業的更大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從世界范圍看,作為現代服務業的一個重要部分,“設計”是依托于制造業的。德國、日本之所以成為設計強國,其實都與其制造業的高度發達密切相關。20世紀70年代末以來,借助世界性產業轉移的歷史機會,珠三角地區率先以“三來一補”產業引領了中國的工業化、城市化進程。時至今日,深圳已成為全球制造業基地,不僅相關工業產能和出口量位居世界前列,而且在技術創新和企業競爭力上也不斷取得新進步。在未來,隨著全球化、區域化的加速和世界經濟競爭的加劇,深圳制造業也面臨產業結構調整和再次升級的巨大壓力。如何化解這一壓力并不斷提升競爭力,確立“設計”的戰略地位無疑是最有效的途徑之一。設計是產業之母。以廣東的工業設計為例,它對產業帶動作用十分顯著,目前全省共有專業工業設計公司700多家,制造企業的工業設計部門4000多家,成為推動設計創新的主導力量。2010年在全省大型企業中,從事工業設計的技術人員占員工總數比例為4.8%,在全省中小型家電、電子通訊企業中,通過組建設計部門或外包設計項目等途徑,開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新產品的企業數量為23%。華為、中興、TCL、美的、廣汽等設計創新型企業成為引領全省產業升級的龍頭;浪尖、嘉蘭圖等一批專業化工業設計公司創新能力顯著增強,成為全國工業設計的領軍企業。據調查,目前工業設計對全省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28%。在實施工業設計戰略的企業中,80%開拓了新產品市場,70%降低了產品成本,企業有40%的利潤和25%的銷售增長來自工業設計。近年來制造企業對工業設計投入達到50億元/年,美的、TCL、康佳、創維等年銷售額過百億的大型企業,平均設計研發投入占銷售額的2.5%。[⑥]因此,作為由低端向高端躍進的關鍵環節,設計產業能否取得突破性進展,將決定深圳能否創造出更高產品附加值,擁有更多自主品牌,增進城市競爭力。由于深圳制造業已具備良好的基礎,并在產業升級上繼續推進,這為深圳設計業(尤其是工業設計)提供了更多的市場機會。

  2、城市轉型和戰略轉移為深圳設計業發展提供了重大機遇。經過30多年的快速發展,深圳遇到了越來越大的挑戰與障礙,這就是因土地、資源、人口、環境問題而帶來的四個“難以為繼”。這種資源稟賦上的制約倒逼深圳率先實踐科學發展、轉變增長方式,以實現新的城市轉型和戰略轉移。在此背景下,進入21世紀,深圳繼90年代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后又果斷地做出了大力發展文化產業的重大戰略決策。2003年,深圳確立“文化立市”戰略,提出把深圳建設成為高品位文化和生態城市;2005年深圳提出把文化產業打造為繼高新技術產業、現代金融業、現代物流業之后的第四大支柱產業;2011年提出把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成為戰略性新興產業。2012年,深圳文化創意產業增加值達1150億元,占全市GDP的9%,按原國家統計局口徑,文化產業的增加值為945億元,占全市GDP的7.3%。可以說,進軍文化產業,實現從生產型城市向創意城市的轉型是深圳向縱深跨越的關鍵一步。其中,創意設計是最受關注和重視的領域之一。我們相信,城市轉型和戰略轉移將為深圳設計的未來發展帶來重大機遇。

  3、獨特的區位優勢和區域一體化,為深圳設計的功能提升創造了新的空間。毗鄰港澳一直是深圳快速發展的區位優勢。盡管深圳的特殊政策優勢受到了很大削弱,但區位條件依然是深圳的相對優勢之一。如作為全球設計重鎮,香港的現代設計理念對深圳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而地理上的一衣帶水,使兩地設計界有著頻繁的交流與合作,深圳設計也因香港因素而具有更廣闊的國際視野。這一優勢近年來隨著珠三角區域一體化和粵港澳合作的深化而又有了新的加強。作為其中的重要環節,深港合作及其一體化進程,在《關于加強深港合作的備忘錄》等系列政府協議簽署后不斷獲得新進展,并從口岸基建、產業合作、環境保護等向教育、衛生、文化領域延伸;CEPA的實施,加快了香港設計企業和人才進駐深圳的步伐,有助于深圳設計水平的提高,而以珠三角為發展腹地,也為深圳設計的功能提升帶來了新的空間和前景。

  4、作為年輕的移民城市,深圳的市場經濟體系較為完善,商業發達,為深圳設計業的發展營造了良好的社會環境。在改革開放之初,深圳就確立了市場化的改革路向,在全國率先形成市場經濟體系,這推動了深圳工商業的發達和經濟的持續繁榮。作為年輕的移民城市,深圳既沒有歷史的包袱,也沒有各種條條框框的束縛,更容易吸引人才,更容易進行制度創新,更容易開辟一條發展的嶄新路徑。因此,作為開放城市的國際視野、作為移民社會的文化活力、作為經濟特區的創新能力,作為年輕城市的開拓精神以及作為商業發達地區的市場容量,均構成了深圳設計業未來發展的良好社會環境。

  (二)“深圳設計”面臨的挑戰

  1、服務業對外開放將使設計業的國際競爭進一步加劇。2001年,我國加入WTO;2003年6月,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政府簽署CEPA協議;2010年1月,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建成生效;2010年6月,大陸與臺灣簽署ECFA協議,標志著中國對外開放進一步擴大和深化。如在服務業開放上,WTO規定內地有關建筑服務、工程設計等專家服務領域將逐步對外資開放,并實施非歧視性待遇;CEPA規定,從2004年1月開始內地向香港開放服務市場,“允許香港公司以獨資形式在內地提供會展服務;允許香港公司在內地設立獨資廣告公司;允許香港顧問工程公司在內地設立獨資公司”,以及“凡取得建筑企業資質的港資企業可在全國范圍內參加工程投標”。服務業的開放,將使包括香港在內的國外著名設計機構和其他服務公司積極進駐深圳和內地,其在深圳成立的合資設計事務所將會越來越多。這些外資設計公司的進入,一方面為深圳設計業發展帶來先進的設計技術和理念,促進深圳設計的發展,但同時也給深圳本地設計業帶來強有力的國際競爭,進一步壓縮深圳設計企業的利潤空間,對深圳設計的長遠發展產生一定的產業沖擊。[⑦]

  2、國內其他城市設計業的崛起,使深圳設計業面臨越來越多的國內競爭。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目前國內已形成了以上海、南京、杭州為代表的長三角和以北京、天津、青島為代表的環渤海以及以香港、廣州、深圳為代表的珠三角等三大經濟圈;近年來,以成都、重慶、西安為代表的西部城市以及以武漢、長沙為代表的中部城市,也實現了迅猛的發展。而且上述城市均已意識到設計對于城市發展的重要性,開始大力促進其發展,在政府部門和行業協會的推動下,其設計業已形成聚集效應,使深圳設計業發展面臨直接的挑戰,其表現之一,就是設計人才的分流。以平面設計為例,深圳在鼎盛時期曾匯聚了全國平面設計80%左右的力量,但近年來,由于種種原因,不僅很多設計人才紛紛回流到全國其他大中城市發展,而且在資金、項目上展開了與深圳的激烈競爭。

  3、城市人文生態環境不完善,設計藝術教育相對落后,人才問題成為制約深圳設計業發展的內在障礙。理查德·弗羅里達認為在創意經濟時代,只有人才能夠建構新理念、新技術、新商業模型、新文化形式和新產業,也就是他所謂的創意資本。在他著名3T理論中,技術(Technology)是物質基礎,包容(Tolerance)是文化條件,而人才(Talent)即人力資本則是關鍵。[⑧]以此來看深圳設計業,作為科學在工業或商業領域的應用的“技術”,深圳并不缺乏;作為承認并尊重他人的信仰或行為的能力與城市對新創意的容納和接受程度,深圳也具有相當的“包容性”。相較而言,受過高等教育及有創意能力的高端“人才”在總量上的缺乏,則是深圳設計業未來發展的最大“軟肋”。

  人才之所以成為深圳設計業的主要制約條件,原因當然有很多(如生活成本和營商成本的快速上漲),但根本原因則在于城市人文生態環境的不完善以及設計藝術教育的相對滯后。在創意經濟時代,創意設計階層對城市的選擇,不僅在于就業機會,更重要的是城市的人文環境對他們的吸引。在這方面,由于人文生態環境不夠完善,很多設計師近年都舍深圳而赴人文藝術環境更為優越的北京上海等地,這是深圳設計人才流失的一個重要原因。此外,在本土設計人才的培養上,盡管深圳初步形成了完整的教育體系,但由于深圳本土高校少,缺乏相關藝術設計專業院校,與國內外設計發達城市相比,深圳的藝術設計教育無疑是落后的。深圳吸引外來設計人才的因素在減少,而本土培養高端設計人才又跟不上,“人才”因此成為深圳設計業未來發展最為堪憂的大問題。
 
  三、深圳“設計之都”和創意城市建設的政策建議
 
  英國著名的創意大師蘭德利在《創意城市》一書中,首先從“為何有些城市會成功”的角度,探討了創意城市在后工業時代的興起。在他看來,像巴塞羅那、悉尼、西雅圖、赫爾辛基、都柏林這樣的城市,之所以在今天顯得欣欣向榮,而與一些無可藥救、“坐以待斃”的老工業城市區別開來,根本原因就在于前者使文化成為發展重心、挖掘城市文化資源、重新開發各種各樣的城市創意,使這些城市在新的全球產業分工體系下獲得了一個引導城市持續發展的一個戰略支撐點。[⑨]

  對于深圳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城市而言,工業(制造業)依然是城市的產業基礎,但全球經濟的發展潮流必然也要求在工業之外,將更多的注意力投放在現代服務業尤其是以設計為代表的創意產業發展中來。在這方面,如何借鑒設計產業發達國家和城市的有益經驗,從發揮既有優勢、彌補固有缺陷出發,著眼于“設計之都”與創意城市建設,確立設計戰略,加大扶持力度,整合政府、市場和社會力量,將關乎深圳未來產業升級和城市轉型的得失成敗。

  1、援引設計強國經驗,確立“設計城市”戰略。借鑒日本“科技立國,設計開路”的國策,確立設計的戰略地位,提出并實施“設計城市”戰略,在2009年的《關于促進創意設計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基礎上,以全面建設“設計之都”為契機,研究制訂《深圳市“設計城市”戰略規劃》和相關設計門類的專項規劃,將深圳市“設計之都”工作領導小組升級改組為深圳市“設計城市”戰略規劃領導小組,組長由深圳市長擔任,成員主要由市發改委、文體旅游局、財政委、科工貿信委、規劃國土委、住房與建設局、交通委、城建局、教育局、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等有關部門以及國內外知名設計專家組成,完善領導小組的專責機構和各專家委員會的組織結構與運行機制,強化組織領導和統籌協調能力,全面推動“設計之都”和創意城市建設。

  2、加強政府與民間合作,完善設計公共服務體系。設計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是“設計城市”戰略的基礎。為此,一要貫徹落實《關于加快文化產業發展若干經濟政策》、《關于促進創意設計業發展的若干意見》等政府文件,進一步完善政府扶持創意設計發展的公共政策體系。二是成立“深圳設計業促進與協調中心”,下設工業設計、平面設計、建筑設計等專責小組,加強與各設計協會的合作,系統研究、指導深圳設計業的發展大計,促進設計企業與相關行業的緊密聯結,協調解決設計企業在發展中的困難和問題(如知識產權保護、設計費拖欠、稅負較重、設計人才流失),為深圳本土設計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提供各種支持條件。三是加強設計公共信息服務平臺建設,鼓勵政府部門與深圳設計研究機構共同舉辦“深圳設計論壇”等活動,加強與國內外著名設計機構和設計師的信息交流;建立更加專門、權威的設計網站,資助出版本土設計刊物,盡快推動組建更多的“設計圖書館”,為深圳設計業提供行業資訊、知識服務和創意展示平臺;[⑩]改變當前深圳設計業在統計上的落后和散亂局面,建立健全包括企業和人才、產值信息庫在內的設計產業統計指標體系,全面了解全市設計業的發展現狀,并對其發展進行整體評估和監控,為設計業的預測和規劃提供強有力的信息支持。[11]四是進一步完善“深圳設計產業園”等設計產業園區的運作機制,激發其發展潛力和活力;加大政府的扶持力度,在各個創意設計園區建立設計技術服務平臺,為企業提供儀器設備、科學數據、軟件程序、檢驗檢測等技術資源共享服務;在園區搭建包含創意產品(項目)孵化基地、人才培訓基地、資訊發布中心、創新產品交易中心和知識產權交易中心,打破以往各設計行業交流不夠、城市發展和設計割裂的“孤島產業”形態,最終形成一個以吸引、聚集、培育、孵化創意設計(項目)為核心,聯結制造企業為基礎,銷售渠道多元化的完善產業鏈,促進整體產業優化和升級。五是建立和完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以法律形式明確設計侵權的界定,加大創意設計作品在產品轉化過程中的知識產權保護監督力度,依法嚴厲打擊侵權行為,借鑒上海經驗成立“深圳創意產業知識產權保護聯盟”,為深圳創意設計業的健康發展提供法律支撐。[12]

  3、強化珠三角區域合作,打造深圳設計區域品牌。在全球化時代,實現設計服務業的跨區域發展已成為設計業的未來趨勢。深圳地處制造業最為發達的珠三角東岸核心區,南靠亞太設計重鎮香港,在開展設計區域合作上條件可謂得天獨厚。可通過成立深港設計聯盟、定期舉辦深港設計論壇暨深港設計雙年展、合辦設計刊物、鼓勵香港著名設計師在深成立工作室、舉辦培訓班和進行設計業務合作等方式,貫徹落實已簽訂的“深港創新圈——深港設計戰略框架合作協議”,加強深港業界的交流與合作。鼓勵深圳的設計協會、設計企業和設計師向廣州、東莞、惠州、佛山、珠海、中山等珠三角核心城市乃至向全國、全球市場發展,支持相關設計行業協會在各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拓展深圳設計的腹地服務范圍,促進深圳設計企業對外業務量的增長,將“深圳設計”打造成為區域品牌,提升深圳設計在珠三角地區的品牌影響力。

  4、加強設計教育和培訓,擴大人才培養和引進力度。針對深圳本土高端復合型設計人才總量不足、人才有所流失的現狀,加大設計人才的培養和引進工作:第一,進一步辦好深圳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傳播學院、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軟件學院,深圳職業技術學院藝術設計學院、媒體與傳播學院、動畫學院、建筑與環境工程學院等設計教育機構,高起點、高水平建設南方科技大學設計學院;強化設計教育與工業部門的互動與合作,整合相關教育資源,借鑒德國“包豪斯建筑與產品設計學校”的辦學經驗,設立“深圳設計學院”,完善辦學體制和課程設計,實現單純的職業培訓教育向多元化設計教育轉變,為深圳設計業培養多層次的設計人才。第二,加強中小學的設計教育,通過設立相關的選修課程、舉辦藝術設計講座等形式,培養青少年的設計意識、設計興趣和藝術素養,激發青少年的創新能力,為深圳設計業儲備新生力量。第三,鼓勵和支持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中央美術學院、西安美術學院深圳分院等教育機構在深圳成立各種設計教育、研究、培訓中心,繁榮深圳設計培訓市場。第四,在引進人才方面,積極研究建立創意設計業人才資質認證體系,制訂優秀設計人才引進優惠政策,對國內外頂級設計師在深圳成立設計工作室給予政策支持和資金獎勵。此外,針對設計人才外流,必須營造更好的創業、工作和生活配套環境,使深圳成為設計人才的發展熱土。

  5、發揮行業協會作用,提升其自我管理和發展能力。借鑒國際設計發達城市的經驗,大力發揮設計行業協會的作用:第一,重點扶持工業設計、平面設計、室內設計、建筑設計、服裝設計、動漫設計、工藝美術、軟件設計等行業協會發展,在協會登記、項目經費、制訂行業規章等方面給予大力支持,通過政府采購等方式,向符合條件的行業協會購買重大創意設計活動、行業調研等服務項目,政府對行業協會的特定項目予以財政補貼;鼓勵和支持深圳成立新興設計行業協會,提升其自我管理和自我發展能力;發揮“深圳市設計聯合會”作用,強化和統籌設計行業協會的服務職能和行業規范、監督職能。第二,通過舉辦設計行業培訓、“設計師大會”、“設計沙龍”等活動,加強設計行業內部的學習培訓和交流切磋,強化設計師的行業歸屬感。第三,加強設計協會和設計師的文化使命感,鼓勵他們積極對城市建設和更新項目提出專業意見,為政府部門公共項目的建設提供創意設計方案參考;以設計行業協會為主體,開展包括城市建筑在內的設計評選;鼓勵和支持設計行業協會開展常規性講座,普及設計知識和設計意識。第四,支持和鼓勵深圳各設計行業協會與國內外先進創意設計機構交流和合作,利用“全國工業設計產業聯盟”設在深圳的契機,充分挖掘和發揮其功能,對其項目運作給予相應的支持。

  6、加大專項資金扶持,促進深圳設計業發展壯大。可從深圳市宣傳文化事業發展專項基金和深圳市文化產業發展資金中,專門劃出“設計產業發展資金”,用于設計公共服務平臺、設計會展、設計賽事、設計論壇、設計人才和“深圳設計獎”等經費支持和獎勵,并借鑒“創意香港辦公室”的“設計智優計劃”,制訂深圳“設計促進計劃”,支持成立非贏利機構“深圳設計中心”,致力于促進政府、業界、商業伙伴、教育及私營機構的溝通與合作,向公眾宣傳設計與優質生活之關系;鼓勵設計業與制造業、廣告業、印刷業緊密結合,使工業設計與方案公司、制造業需求對接,促進設計產業鏈上下游的聯動發展;資助相關設計研究,尤其是具有原創價值的設計品牌研究;推動年輕專業設計師進修計劃,推出相關專業進修課程。

  7、舉辦大型展覽與賽事,倡導“生活設計”,提高市民設計意識和藝術素養。進一步辦好“創意十二月”品牌,擴大“創意設計日”和“深圳工業設計周”等的影響,吸引廣大市民積極參與各類創意設計活動,尤其是加強創意設計與市民日常生活的關聯度,培育市民的設計意識和藝術素養,使“設計”滲透到城市生活的各個細節,提高市民的“設計”意識和城市的“創意”氛圍,正如香港著名設計師靳埭強所言:“僅僅擁有一批高水準的設計師和設計企業是遠遠不夠的,最關鍵的是所有市民設計意識和欣賞能力的提高。”因此,要進一步加大對中國(深圳)國際工業設計節、中國(深圳)國際創意·設計·品牌博覽會、平面設計在中國、深圳國際珠寶節、深圳國際室內設計文化節、深圳·香港城市\建筑雙城雙年展、深圳服裝節、深圳公益廣告大賽、生活設計展等節慶賽事的支持力度,積極承辦和參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大會”等國際知名設計活動,為提高市民設計意識及其設計欣賞能力創造條件,使設計成為引領城市生活、完善城市軟環境的重要力量。

  8、制訂和實施“深圳設計推廣計劃”,擴展品牌影響力。借助新聞、報紙、網絡、講座、展覽和文化旅游等媒介和形式,加大城市設計的宣傳力度,傳播設計理念,形成大眾設計文化,加深社會對設計價值的認識和理解,提高市民對設計的接近能力;制訂深圳設計對外推廣計劃,資助深圳設計企業和設計師的對外宣傳和推廣項目,擴展深圳設計的影響力;充分利用“文博會”等大型國際性文化活動,以創意設計向世界介紹和展示深圳的城市個性與文化形象;成立“深圳設計交流中心”,借助“設計之都”這一平臺,充分開發“設計之都”的品牌內涵和影響力,與包括全球創意城市網絡成員在內的城市開展廣泛交流合作,形成國際性的聯系網絡,為深圳設計進軍全球創意市場奠定基礎。

  ——原載《U40文化產業青年學者文集》,云南大學出版社2014年版。


  [①] “設計之都”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的主題項目之一。“創意城市網絡”成立于2004年10月,致力于發揮全球創意產業對經濟和社會的推動作用,促進世界各城市之間在創意產業發展、專業知識培訓、知識共享和建立創意產品國際銷售渠道等方面的交流合作,目前分為設計、文學、音樂、民間藝術、電影、媒體藝術、烹飪美食等7個主題。經批準加入該網絡的城市被稱為“創意城市”,已有德國柏林、英國愛丁堡、法國里昂、日本名古屋、神戶和中國深圳、上海、北京、成都、杭州、哈爾濱等36個城市加入了該網絡(深圳、上海、北京為“設計之都”,成都為“烹飪美食之都”,杭州為“民間藝術之都”,哈爾濱為“音樂之都”)。
  [②] 華梅等:《現代設計史》,天津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25頁。
  [③] 深圳市文化局、綜合開發研究院、深圳市發展經濟研究會:《關于把我市建設成為設計之都的政策措施研究報告》,2004年9月。
  [④] 深圳創意文化中心:《深圳:設計之都》,2008年3月。
  [⑤] 深圳創意文化中心:《深圳:設計之都》,2008年3月。
  [⑥] 王曉紅:《廣東發展工業設計促進制造業轉型升級現狀與建議》,《中國科技投資》2012年第29期。
  [⑦] 深圳市文化局、綜合開發研究院、深圳市發展經濟研究會:《關于把我市建設成為設計之都的政策措施研究報告》,2004年9月。
  [⑧] 理查德·佛羅里達:《創意階層的崛起》,中信出版社2010年版。
  [⑨] 查爾斯·蘭德利:《創意城市》,清華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
  [⑩] 《關于促進創意設計業發展的若干意見》,深發(2009)15號,2009年12月6日。
  [11] 深圳市文化局、綜合開發研究院、深圳市發展經濟研究會:《關于把我市建設成為設計之都的政策措施研究報告》,2004年9月。
  [12] 《上海:創意產業知識產權保護聯盟成立》,《中國證券報》2007年5月28日。

粵ICP備06050276號
深圳市特區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新五龙传说登陆 新疆18选7官方网站 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福彩双色球中奖规则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 今晚湖北30选5中奖 广东25选5开奖结果查询 赌博平台代理是怎么赚钱 内蒙11选5彩票开奖 快乐扑克三缴税 新疆25选7078期开奖 玩老虎机有什么绝招 股票指数什么意思 开什么赌博场赚钱 江苏e球彩有哪个app吗 小米路由宝赚钱宝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