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機下深圳文化消費企業調查報告
2014年12月29日
 

 
  一、調查背景
  面對全球性金融危機的沖擊,溫家寶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堅持擴大內需的戰略方針,重點是擴大消費需求,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拉動作用”,并且特別指出要“積極發展旅游、文化、健身等服務性消費”。文化消費問題被提到
攸關整個國家經濟前景的戰略高度。

  的確,歷史經驗表明,文化消費具有反經濟周期的特點。在灰色壓抑的經濟蕭條時期,文化消費可以讓人尋求心靈的慰藉,保持生命的溫度,緩解精神壓力,調整心態增加希望,因而在自由經濟國家,在金融危機沖擊下,文化消費往往逆勢增長,成為經濟“嚴冬”里一支熱賣的“口紅”。深圳作為中國的先發地區,擁有發達的歌舞廳娛樂市場、連續多年的全國人均第一的購書量、相對完備的院線和在國內舉足輕重的票房地位等等,可以說文化娛樂消費一直是引領風潮的。近年,深圳更近一步提出“文化立市”戰略,強調要把文化產業作為新的支柱產業發展,研究深圳文化消費和文化產業問題本來就是文化研究部門的當然選擇,尤其在金融危機背景下,從有關統計和報導來看,我市其他外向型實體經濟的確受到了巨大的沖擊。文化消費企業作為我市經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與民生、就業息息相關,通過實證研究全面客觀地了解金融危機對深圳市文化消費企業的影響,分析存在的問題和原因,進而為制定相關決策,提供更好的公共文化服務提供有益的參考
 
  二、調查方法
  由于文化消費類企業點多面廣,分類統計數據缺失或滯后,加之企業經營的有關數據部分屬于商業秘密,企業不愿如實申報。為真實客觀地了解金融危機對深圳文化消費企業的影響,本調查采用了二種調查方法:

  1、  實地調研調
  重點企業、行業協會、及有關專業人士的走訪或電話訪談。課題組先后了深圳市文化市場主管單位、福田區有關行業協會、深圳出發集團、大劇院、大芬油畫村、龍崗文化中心、中影院線等單位,并電話訪談多名文化消費企業專業管理人員,從宏觀和定性角度了解金融危機背景下的深圳文化消費企業情況。

  2、  問卷調查
  根據調查內容要求,結合文化消費企業的特點和填報的操作性設計專門問卷,進行交叉分析和定量研究。
 
  三、關于問卷調查的基本情況

  1、抽樣企業樣本數
  根據市場處、藝術處、新聞出版處提供的統計資料,深圳現有合法注冊的文化消費企業計4514(附表)

 企業類型 企業數(個)
電影放映 45
歌舞娛樂消費 563
書報刊(報刊亭) 1481
音像制品批零售 715
網吧 948
游藝娛樂 149
文藝演出 24
藝術品、美術品、收藏品銷售 220
文化藝術培訓 369
合計 4514

  本次抽樣按20%發放問卷900多份,樣本采用分層抽樣方式發放,即先將總體的單位按企業類別、性質、所在地、規模分為若干次級層,然后再從每一層內進行單純隨機抽樣,組成一個樣本,以提高總體樣本估計值的精確度。回收問卷423份,其中有效問卷204份約占總企業數4.5%。

  2、樣本分類
  1)企業類型。根據不同類型文化消費方式,和文化部門統計慣例,將調查企業分為電影放映、歌舞娛樂消費、書報刊批零銷售、音像制品 批零銷售、網吧、、游藝娛樂、文藝演出、藝術品銷售、文化藝術培訓、其他9類。

  2)企業所在地:問卷發放時根據企業所在地分為福田、羅湖、鹽田、南山、寶安、龍崗6類。由于有效問卷回收數量較少,為便于交叉分析,在后期統計分析中,將以6類合并為關內企業、關外企業兩類,有效問卷中,關內企業占68.20%,關外企業占31.80%。

  3)企業性質:問卷發放時根據企業性質分為國有、股份、合資、個體、其他 5類。由于有效問卷回收數量較少,為便于交叉分析,在后期統計分析中,將以5類合并為國有企業、非國有企業兩類,有效問卷中,國有企業占17.60%,非國有企業占82.40%

  4)企業規模:由于不同類型文化企業規模缺少可比性,在問卷發放時要求企業填寫注冊資本和員工人數兩項,后期統計中結合不同類別企業特征及本類型企業的規模平均水平,人為篩分成大型企業及中小型企業兩類。如歌舞娛樂行業平均注冊資本高,注冊資本大于1000萬元才列入大型企業,藝術培訓企業平均注冊資本小,200萬元即可列為大型企業,在某些方面電影放映、演出類企業規模篩分時,還通過電話反饋參考了院線規模、而座位數等指標。由于是后期人為篩分,可能不盡科學,但仍基本能反映樣本企業在該類別企業中的規模水平。有效問卷中,大型企業占33.50%,中小企業占66.50%

  3、關于抽樣調查的幾點說明
  1)本次問卷采用匿名調查,且在問卷設計時注意規避涉及企業商業秘密的問題,問卷內容單間易答,故我們認為問卷反映的問題基本真實可靠的。

  2)本次問卷主要采取利用傳真機發放和回收問卷的調查方式,一些中小企業配備傳真設備的。造成采樣的過程無意中放大了大型企業的比例,雖然后期我們通過走訪補充了一些小企業問卷,但仍可能不可避免偏差。

  3)由于非面對面的問卷發放和回收,被訪者的拒訪率較高,填寫的專注程度也較低,造成回收的問卷太少,代表性受到影響。以企業類別分層的樣本,更因此而未能完成相關的交叉分析,進而影響了定量分析的質量。

  針對本次問卷調查的局限性,我們將結合相關實地走訪調研的結果,在分析時預以補充和修正,以期盡量客觀描述金融危機對深圳文化消費企業的影響。
 
  四、問卷調查結果

  1、深圳文化消費企業對金融危機影響方向的感受情況
  調查結果顯示,有79%的企業感受到的影響是負面的,僅有4%的企業認為影響是積極的,認為沒有影響或兩方面都有的合計占17%。
 
  進一步交叉分析可以看出,不同類別、不同地域、不同規模、不同性質的企業對金融危機影響的感受是有差別的。

  1)就企業類別而言,音像制品批零銷售和藝術品銷售等行業受到的沖擊較為嚴重,有效樣本中100%感受到危機的沖擊是負面的;相反電影放映、文藝演出等行業較為平穩,挑戰與機遇并存。
 
  2)從企業規模來看,中小企業幾乎未能感受到危機中存在的積極因素,大型企業卻有11%認為影響是正面的。
 
  3)企業所在地交叉分析表明,相對關外企業,特區內文化企業感受到負面影響的比例較特區外企業少10%,而認為影響是雙向的則多10%,態度較為樂觀。
 
  4)從企業性質來看,非國有企業絕大部分(81%)都認為受到金融危機負面影響;國有企業這一比例僅為66%,認為有正面影響卻達17%,遠高于其他性質企業的1%。
 
  2、金融危機對深圳文化消費企業的影響程度情況
  1)在回答受到金融危機負面影響的企業中,回答與危機前期相比經營業績下降超過30%的占51%,下降10—30%為36%,下降在10%以內的13%,可見危機對企業經營影響是相當大的。但有趣的是在回答危機帶來正面效應的企業中,雖然回答上升幅度在10%以內的占多數,但也有36%企業危機后的業績升幅達36%,可見“化危為機”并非神話。
 
  2)從企業類別來看,網吧、歌舞娛樂、藝術品銷售等行業損失慘重,下降30%以上的比例非常大。其他行業則較為平穩。從正面影響來看,上升的空間也是有限,大部分都是上升10%以內。
 
  3)此外調查結果還顯示:不同性質、不同地域、不同規模的文化消費企業由于抗風險能力不同,受金融危機的影響程度差別也很大。國有企業遭受負面影響業績下降30%以上的僅有17%,而非國有企業這一比例高達58%;大型企業和中小型企業這一組對比數字是33%對60%;特區內企業和特區外企業這一組對比數字是44%對67%。
 
  3、  金融危機對文化消費企業影響具體體現
  鑒于不同類型的文化消費企業提供的產品或服務千差萬別,影響的具體體現也各不相同,本次問卷從企業經營共性考慮,選取消費者(或訂單)增/減、消費水平(或訂單規模)、經營成本增/減、收益增/減四個共性指標考察危機對企業的影響,同時設置“其他”項作為開放性選題供企業選填,以期能回收一些個性化答案,但該項少有企業填寫,證據能力不足。調查結果顯示:

  1)危機造成的負面影響主要體現在消費者(或訂單)增/減(69%)、消費水平(或訂單規模)(60%)、進而導致收益減少(71%),由于金融危機以來物價消費指數持續低迷,經營成本增加明顯不是影響的主要方面(僅31%)。危機產生的正面效應也以回答消費者(或訂單)增加最多(59%),這一方面尤其以電影放映和演出行業最為突出。
 
  2)從交叉分析還反映了以下問題:“消費者(或訂單)減少”對關外企業的負面影響要比對關內企業更嚴重(76%對64%),而關內企業回答“消費水平(或訂單規模)下降”對企業造成負面影響的比例要比關外企業高出近10個百分點。相對國企而言,非國有企業受到的負面影響的各個具體方面均高于國企10——15%。大型企業面臨“消費水平下降”問題要比中小企業嚴重;而中小企業則更受“經營成本增加”和“收益減少”問題困擾。在回答正面影響有具體表現時,關內企業在“消費增加”項遠高于關外企業(65%對33%),而國有企業在“收益增加”項遠高于非國有企業(50%對16%)。
 
  4、  深圳文化消費企業對金融危機的敏感度調查
  1)調查表明,深圳文化消費企業對金融危機較為敏感,67%的企業表示去年年底危機剛暴發不久即迅速對企業造成了影響,今年第三季度前仍對危機不敏感的企業僅占4%。
 
   2)從企業類別來看,網吧和藝術品銷售行業對危機最敏感,85%以上行業的企業,在去年年底前即造成影響,而文藝演出、藝術培訓、書報刊批零銷售對危機的反映相對滯后,去年底前能感受危機影響的只有不到或剛近50%。關內企業、國企、大型企業相較關外企業、非國企及中小型企業對危機的敏感度要低。
 
  5、  深圳文化消費企業對金融危機影響趨勢的認知
  1)  由于大多數文化消費企業具有明顯的淡旺季特征,企業的月度業績環比難以反映金融危機的影響趨勢,對危機影響趨勢的認知只能由企業根據各自企業的特征結合經營情況綜合判斷。從調查結果來看,97%的企業認為危機的影響仍在,只有3%的企業認為危機影響已過去,但認為危機影響正逐步減弱的占大多數(62%),也有35%的企業感覺危機的影響仍在逐步加劇。
 
  2)具體到不同企業,對以上影響趨勢認知仍有較大分歧。細化到各個行業,電影放映、文藝演出等行業率先復蘇,90%以上的上上述兩類企業認為危機影響已經結束或正在減弱,與之相反,網吧、音像制品批零銷售、歌舞娛樂消費和藝術品銷售等行業仍然艱難,甚至有近半數的企業認為影響仍在加劇。國有企業與其他性質的企業在這一問題上的認知差別不大。但中小企業對危機加劇的擔憂要明顯大型企業,前者認為危機正在加劇的比例為40%,后者為25%。與此前關外企業對危機反應往往與中小企業高度相關不同,在危機影響趨勢的判斷上,關外企業反而比關內企業更為樂觀,認為危機正在加劇的只有25%,關內企業這一數字卻高達40%。
 
  6、  文化消費企業應對金融危機的情況
  1)面對金融危機的沖擊,深圳文化消費企業并沒有坐等時變,而是采取各種措施積極應對,調查顯示91%的企業在是否針對金融危機采取了應對措施時作了肯定上的回答。
 
  2)企業采取的應對措施,總體來看,主要以改變定價策略(59%)、壓縮成本(50%)擴大促銷和宣傳(48%)以及調整產品和服務開拓市場(42%)。值得肯定的是,企業一般不會采取裁員的方式(21%),或許這種現象,一方面體現了文化企業更多的人文關懷,另一方面也說明了文化企業有較為長遠的發展眼光。不同企業在選擇應對措施時側重點各有不同:關外企業更傾向于“改變定價策略”和“裁員”;關內企業則通過“擴大促銷和宣傳”、“壓縮成本”等方式來度過難關。國有企業和大型企業側重選擇“擴大促銷和宣傳”、“壓縮成本”等措施,絕不輕易“裁員”;非國有企業和中小企業則更依重于“改變定價策略”以取得競爭優勢,同時也因為自身實力有限、用人制度靈活,選擇“裁員”作為應對措施的比例也較高。
 
 
  3)盡管深圳文化消費企業積極采取各種措施應對危機,但則于本次金融危機影響范圍大、程度深,覆巢之下難有完卵,企業所采取的措施收效有限,收到很好效果的僅為8%,未見成效為24%,效果一般為68%。從行業來看,游藝娛樂、網吧、歌舞娛樂消費行業收效最差,比較而言,藝術培訓、電影放映和文藝演出行業成效要顯著得多。
 
  7、企業就促進文化消費共渡金融危機向政府主管部門提出的意見和建議情況
  本次問卷調查就政府如何采取的政策和措施促進文化消費,幫助企業渡過金融危機設置了開放式的問題,征求企業意見和建議,由于是采用匿名調查企業可以比較自由地表達,對該項提問企業回應熱烈,204份有效問卷中112份對此問題作了回應,回應率達55%,提出意見和建議118條(詳見附件2)。這些問題雖然大部分缺少宏觀視野和理論高度,但能真實反映企業的心聲(個別言辭還比較激烈)。其中也不乏中肯而有參考意義的意見。企業的意見、建議大至可分為以下幾類:

  1)  希望政府能從政策方面加大對文化企業的扶持力度,讓文化企業享受到稅收、融資、租金等方面實實在在的優惠以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2)  站在企業經營一線的角度,就行業的規范管理提出建設性意見。如娛樂行業要針對深圳消費特點制定營業時間規模,不能搞一刀切;網吧企業要根據深圳網吧容量,合理控制審批,防止惡性競爭;藝術品銷售企業建議切實加強對原創藝術的扶持力度,提高產品附加值,促進產業升級等等,該類意見極具參考價值。

  3)  建議加強政府引導,促進產業整合,加大深圳整體形象宣傳,吸引港澳和內地消費群體,繁榮深圳文化消費市場。
 
  五、金融危機對深圳文化消費企業影響分析

  1、深圳的社會經濟結構決定金融危機對文化消費企業影響的深度和廣度
  發端于去年美國次貸危機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從最初的資本市場和虛擬經濟向實體經濟蔓延,國際尤其是發達國家的經濟持續萎縮。深圳作為以海外國家為產銷對象制造加工業重鎮,對海外市場的依存度高,危機使一些出口加工企業受到重創,高速發展的經濟速度減緩,反映在文化消費方面體現在消費能力減弱,消費水平下降(團體商務客表現尤為突出),文化消費市場較大沖擊。因此,特區外出口加工寬密集地區的文化消費企業、以海外市場為主的藝術品銷售企業、以及主要依賴團體商務客為企業盈利增長點的歌舞娛樂行業受危機的沖擊較大。此外,深圳的社會人口特征是暫住人口、外來工比重高的,受危機影響,部份工廠關閉,外來青工返鄉,低端文化消費群體大量走失。以低端文化消費為主的網吧企業,游戲娛樂企業受影響的范圍和程度要高于其他文化消費企業即是表征。

  2、不同類型的文化消費特征對抗金融危機影響的能力不同
  藝術培訓類文化消費,由于是和子女成長教育相關剛性消費因而受金融危機的沖擊不大;文藝演出,尤其是高端文藝演出消費群體一般收入較高,可支配收入受金融危機影響不大,長期養成的藝術消費習慣不會因為金融危機而變化,所以高端文藝演出在金融危機的背景下并不寂寞。電影消費則因為物超所值、價廉物美,成為危機背景下城市白領尋求心靈的慰藉,緩解精神壓力,調整心態增加希望的新寵,逆勢增長,成為經濟“嚴冬”里一支熱賣的“口紅”(根據我們對不同院線的調研,除個別院線外和流動放映與去年相比略有下降外,今年深圳增長市區單個電影票房平均同比增長20——30%,當然原因是多方面的,如片源質量的提高)。

  3、立足多元化經營、做大做強文化企業有利于提高抵抗風險的能力
  調查表明企業規模與抵御金融風險的能力正相關,大型文化消費企業較之中小型企業平均受危機的影響要小得多,對危機影響趨勢評估比較樂觀,從危機影響中恢復較快。因此應鼓勵文化消費企業重組兼并,走向規模化、多元化戰略。

  4、政府支持有助文化消費企業減少危機的不利影響盡快走出困境
  國有文化消費企業之所以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要比其他性質的企業小,不容諱言多少要得益于公共政策的扶持和公共資源的投入。和其他演出企業相比,大劇院、音樂廳金融危機中演出依然紅火,政府的演出節目采購和高雅藝術票房補貼政策,不能不說是重要有促進因素。深圳購書中心僅房租一項,經營平均成本就會高出深圳書城許多。但政府采用土地投入或包辦文化消費采購等直接文化消費的做法,畢竟只是特殊情況下不得已的做法,更重要的是政府應站在擴大文化內需、提振經濟、實現市民文化權利的高度,建立能夠及提升深圳整體文化消費企業競爭力、促進文化消費企業發展壯大的政策和機制減少危機的不利影響盡快走出困境。
 

 
金融危機下深圳文化消費企業調查課題組
課題組成員:劉中國、任開礙、宋陽
課題報告撰寫:任開礙
本課題問卷發放、回收、數字分析過程中得到深圳大學陳偉同學的大力協助

粵ICP備06050276號
深圳市特區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新五龙传说登陆 卖水果最赚钱吗 怎样买3d能赚钱 足球6串7容错一场如何算奖金 北京赛车统计软件手机 516棋牌下载 海南飞鱼走式图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模拟 吉祥棋牌官网手机版 知道银行卡号怎样赚钱吗 复式双色球中奖查 万豪彩极速11选5网站 刷什么游戏可以赚钱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 百赢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十五选五投注技巧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